话说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战国末年,群雄逐鹿,秦国商鞅变法,势力日强。始皇即位,张仪“连横”,即“事一强以攻众弱”,推行霸权主义,大肆侵略扩张对东方六国虎视耽耽。六国受秦威胁而合纵抗秦,但由于各国利益着眼点不同,导致苏秦联合“天下之士合纵相聚于赵而欲攻秦”的合纵联盟没有最终形成。最后一次抗秦战争失败,为防止燕国被秦国兼并,燕太子丹决定派刺客去刺杀秦王。

 

    毫无疑问,学过中国古代史的人都知道,像荆轲这样仁人志士大义凛然的崇高气节博得后世人民的长期敬仰。一个没有民族魂的民族,只能是一个任人宰割的民族。然而,今年春晚上演的小品《荆轲刺秦》可谓家喻户晓,但是剧本的故事情节有违历史原貌,正面是荆轲刺秦王的故事,但是篡改和遗漏故事情节却是误人子弟,贻害无穷。千余年来,这不单单是一个历史写真,还是一个如何文化强国的原则问题。

 

    笔者以为:只能以历史为镜,尊重历史,而不是以现在的眼光去改变历史发生过的事情。今年春晚上演的小品《荆轲刺秦》至少有以下五个方面故事情节不仅没有原滋原味表述,还上演了荒唐庸俗的戏词:“笨鸡蛋是你妈下”、“先把荆轲端上来”、“先把荆轲乘好了再端上来。”……既搞笑又反映粗制滥造、篡改历史的问题。从笔者角度来说,可笑,可笑,啼笑皆非。从历史角度来说,可悲,可悲,误读山河。戏说小品“荆轲刺秦”的背后到底刺痛了谁?以下是春晚小品《荆轲刺秦》至少五处缺镜,欢迎天下网友商榷

 

    镜头一:《荆轲刺秦易水壮行》:据史书记载:公元前227年,为了刺秦王成功,樊于期自献人头(樊于期本是秦国的大臣,因不满秦的暴政投奔了燕国),以便让荆轲取得秦王信任。荆轲带燕督亢地图和樊于期首级,前往秦国刺杀秦王。临行前,许多人在易水边为荆轲送行,场面十分悲壮。“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这是荆轲在告别时所吟唱的诗句。

 

    镜头二:《荆轲献人头和地图》:据史书记载:秦王正在宫中与嫔妃和宫女们歌舞作乐,忽听内臣来报:“燕国使者荆轲献樊于期的人头和督亢地图来了。”秦王不禁龙心大悦,传令在咸阳宫接见使者。咸阳宫里金碧辉煌,威武森严。秦王端坐在正中,文武百官站立两旁。荆轲上前首先献上樊于期的人头,秦王一见哈哈大笑。接着,荆轲又把督亢地图高举过头顶向秦王敬献。

 

    镜头三:《与荆轲同行勇士秦舞阳》:据史书记载:就在荆轲献图这节骨眼上,勇士秦舞阳胆小发慌,腿肚子直哆嗦。荆轲从眼角里扫见这情景,怕露了马脚,就忙着往前凑,想让秦王赶快接图,以便动手。秦王接过地图,荆轲借口图上有一处看不清楚,又凑前几步,一边帮秦王展图,一边指点。图展完了,匕首也露了出来。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图穷匕首见”。

 

    镜头四:《荆轲刺到秦王护心镜》,据史书记载:刹那间,荆轲急忙抽出匕首,向秦王刺去。没想到秦王有护心镜,荆轲又离他稍微远了一点,匕首刺到了,力量也小了。只听当的一声,却没有刺死。于是秦王慌忙撩袍闪到大红柱子后边,荆轲急忙追杀。两人围着柱子就转起来了。

 
    镜头五:《荆轲和秦舞阳刺秦失败》:据史书记载:这时候,秦王慌了神,只顾跑。连身上挎的宝剑都忘了,哪还顾得上下令呢!还是大臣赵高喊了一声:“大王,你也有剑啊!”秦王这才恍然大悟。可他挂的是龙泉剑,龙泉剑长,他手忙脚乱地抽不出来。赵高又打了个从背后抽剑的手势,他这才拔出剑来。荆轲是武士,身强力壮。秦王拔出剑来也不是荆轲的对手呀!他吓得脸色煞白,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赵高一见急了,喊:“大王,快下命令呀!”秦王这才下令。满朝文武,这才七手八脚擒住荆轲和秦舞阳,当场结束了俩人的性命。
 春晚小品《荆柯刺秦》深刻得令人发指
 
    乔志峰
 
    春晚歌手集体走音、多个节目被曝“似曾相识”甚至涉嫌抄袭……不出意料,2012央视春晚刚一落幕,各种质疑声便不绝于耳。
 
    不过,如果因此便认为今年的春晚没有亮点,你就错了。作为一台“意义非凡”的晚会,春晚受到诸多制约,有“刀尖上跳舞”的难处。但几乎每届春晚都有杰出之士凭借聪明才智过关斩将,将极度内涵的节目顺利送上春晚舞台。去年是魔术《年年有鱼》,今年则是黄宏等人表演的小品《荆柯刺秦》。去年在下已经写了《春晚魔术<年年有鱼>深刻得令人发指》,今年不妨再写一篇《春晚小品<荆柯刺秦>深刻得令人发指》作为姊妹篇,跟各位朋友一起分享我的心得体会。
 
    先说小品中一些角色的象征意义。一、黄宏,送盒饭的,象征劳动人民。他为整个剧组送饭,是邵峰的“亲爹”,寓意“劳动人民才是真正的衣食父母”。二、剧组,具体代指哪个群体不好明说。这个群体受衣食父母的供养,他们每天的工作就是演戏,他们是表演艺术家。他们吃“父母”的喝“父母”的,随便赏赐几个小钱(一盒饭12块),就这还要摆脸子,嫌“父母”送来的饭“有一股大衣味”。并且,如果没有关系,普通人还得不到为剧组供奉盒饭的机会和光荣呢。三、导演。用小品里的一句台词来说,“剧组里导演就是爹”,他指引和掌控着整部戏的方向,他决定着剧组的资源分配和每个人的前途命运;四,邵峰,他客串的“太监”代指社会上某些有一点文化、有一点小聪明的“帮闲”。他们奴颜婢膝惟导演的马首是瞻,为维护导演的权威和剧组的既定秩序,不惜充当太监和马前卒。为了生存和利益,这些太监经常忘了亲爹是谁。
 
    再说小品中的一些细节。一、黄宏本来是送盒饭的,却被拉去客串皇帝。现实又何尝不是如此呢?由于剧情需要,劳动人民常常在名义上被捧到云彩眼里,连“导演”都要装模作样“诚惶诚恐”一番。“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说法流传了很多年,甚至还有“劳动人民才是历史的创造者”的经典台词。其实,都是演戏呢。劳动人民名义上被捧得再高,也不过是“群众演员”罢了。二、黄宏在戏里说的几句台词,比如“下站者何人”之类,都是事先定好了的。他不过是个道具、是个傀儡,剧情怎么发展、演员怎么说话全由导演说了算——而导演的“精神实质”,自然有太监来传达。三、剧本吸纳了穿越元素,一会儿穿越到宋朝,一会儿穿越到清朝……这个细节最深刻,暗指这场戏从秦代开始已经演了2000多年了,虽朝代更替、皇帝轮流做,但本质上却换汤不换药,不仅内核不变,连剧情都差不多。这个所谓的“内核”,就是秦始皇那一套,就是商鞅那一套,就是《商君书》那一套。当然,后来为了增强迷惑性,又在外边披上了一些“仁义道德”或其他更冠冕堂皇的外衣。
 
    小品中耐人寻味的地方还有不少,只不过需细品方能领会。这个深刻得令人发指的小品能在春晚上演,我只能说这是一个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