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位置:首页 > > hy >

过于友善是一种病态吗

文章发布时间:2015/5/27 8:45:51



张雨行书书法欣赏自书册南海问题三辨别咳嗽PS教程:数码照片后期综合处理礼仪

人民日报:中国不缺钱银行玩“钱生钱”游戏致钱荒--20130626扫条码软件都是利用的什么数据平台?卐和卍的区别岳阳名楼名联传天下悟道1000之四十九焦老胃痛方使我终生受用婚礼对联仅三金俄罗斯难保老三为体育人才断层付出代价28条一句话经典语录,太经典了幸福,从没捷径,也没有完美无瑕云在青山月在天【缤纷美食】创意美食菜谱汇集铸铁锅黑麦酵种miche——欧包成功标准(红字部分)泻心汤类方男人最喜欢在哪里藏私房钱?腾讯如果推出KTVapp,会改变你对腾讯的印象吗?极品美图---南无大行普贤菩萨中国已知的38种被调查出的有毒食品人物素材-古装人物玉中极品中医怎么看待连续打二十个以上深哈欠的現象?爱情就在身边14企业管理九大信条人力资源管理知识中国已成世界增长最快乳品市场活着爱着梦着……【情感图文】

今生与你梦相随【音画】千古谋圣鬼谷子:中国谋略大智慧(图)香烤时蔬里脊肉活着爱着梦着……【情感图文】

几年前的一点想法。


善良是不是美德,美国心理学家莱斯·巴巴内尔有新理解:善良的人害怕敌意,用不拒绝来获得他人的认可。大部分友善的女性一辈子都会被痛苦、鼓励、空虚、罪恶感、羞耻感、愤怒和焦虑折磨。巴巴内尔给这种病态人格取名为‘取悦病’,改变的第一步是学会说‘我要’。"

——以上,一朋友从《新世纪周刊》摘的。

  

大致来说,有些人会很友善。友善是好事,但他们会——过于友善。

生怕遭到拒绝,生怕自己得不到认可。于是这种人很敏感,很容易被人影响。于是有求必应,不懂拒绝,哪怕为难自己。自己从不主动去做任何越界或“可能”越界的事。

  

我的想法:

先强调一下,“过分友善”,是指那些比普通的友善更周到、更低调、更敏感于外部世界的评价、更胆怯、更不愿意表达自我观点、为他人牺牲自我的底线更低、滥好人到了超越义务的人。

  

克尔凯郭尔自称“会被一句玩笑话摧毁”,这让我想到卡夫卡。他自觉敏感,多思,忧虑,“任何障碍都可以将我克服。”

克尔凯郭尔是超虔诚的基督徒。他受到的宗教压力很大。卡夫卡则受到了父权方面的压力。

大体来说,这类“过于友善”的人,应该在精神上受到一个社会性的压力,而逐渐在自我与外界的选择判断上产生变化。

也就是说,“我的价值”和“社会/他人/集体/外界的价值”之间,如何平衡的问题。

  

在物质世界生存,社会大合作的前提下,“利他”是获得更好物质条件的基本方式(无论劳作生产、商务买卖还是公共服务),于是精神和物质上,都很容易接受“我的自我判断是无价值的——只有满足了公共利益以利他为至上才能够有好的物质生活——获得他人承认才是人生的价值所在”的观点。

等一个人把“自我价值”压到最低,把“他人价值/公共观点”抬到最高之后,就会因为不愿意悖逆任何公共观点,被迫无限制放低自我底线,于是这个人就显得没有底线、过于友善、被别人一句话就惶惶不安了。

  

如果一个人干脆出世或者涉世甚深,他便可能对公共利益和许多默认的道德规范产生一些抵触和怀疑,所以也很少产生“过于友善的人”:

他们最容易接受周遭的思潮、感受公共观点的压力,接受“利他是好的”“自我价值低于公共价值”的观点,从而逐渐失去对自己的肯定,变得过分友善,或者被迫假装友善;他们不是没机会置疑自我价值和公共利益之间的平衡,但他们没机会去理性思考“我的自我价值认定是否过低了”,因为这么做本身就违背了他们将公共利益高于自我价值的设定(有点作茧自缚)。他们既给自己设定了障碍,又不愿去触及,而且在过分友善的过程中没有遇到自我价值与公共利益重大冲突,于是就变得越来越低调,逐渐沉默。

  

也有一种后果很极端的例子。大多数过于友善的人,并非“认同公共价值”,而是“不愿意抵逆公共价值”。他们没有手段或没有勇气输出自己的价值观,所以会在口是心非之间保持一种类病态的沉默和低调,压抑过久,最后制造出一些破坏性的举动。


男朋友大半夜在微信和异性聊天,怎么看待这件事?他可以不避讳躲着你和别的女生微信聊天,就说明没什么。要是你很介意,可以当着他的面给其他男生聊天发短信,让他感觉下是什么滋味。|||||||烦!遇上这样的人,我是没有耐心的。一个字:滚。不是他滚,就是我滚,我的眼里揉不进沙子,楼主我就不知道了|||||||你留意那个异性的微信名字是什么,然后自己搞一个Q号,把Q名改成那个微信的名字,然后和他聊,看他想干嘛



不存在相应的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