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位置:首页 > > hy >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金庸小说女子人物评论

文章发布时间:2015/5/27 2:04:22



清理autorun.inf的批处理聪明女人的说话技巧与处世智慧【坚持自己的梦想,一定能够成就自己的人生】决定孩子前途的11种心态(父母阅读版)最新幽默搞笑段子

【书法赏鉴】难得一见的古诗行书字帖红颜醉镜花醉树,最是人间留不住高考最后一个月各科复习策略(2)【八字测婚姻女命上等命之一】中国传统文化之福-禄-寿-喜-财大观全国为什么有那么多五一广场?广州交响乐团《金色铜管五重奏》微博每日精选2014.4.12为什么好多舞者用迈克尔杰克逊的音乐却不用MV里原版的舞蹈?六个瘦身动作每天只需十分钟中国反卫星武器令美军准备“没太空的日子”爱在深秋之提花针织----长袖短袖都漂亮与其相信依靠别人,不如相信依靠自己。公司对标工作总结秘传面相歌诀贾元春为何更欣赏薛宝钗?中国象棋开局棋谱,象棋开局技巧教程,象棋开局要领定式百年管理箴言修道如兰永不抱怨【图片】62款极品客厅设计效果图初中地理会考总复习【转载】2013年日历作为一个UI设计师如何系统的去从优秀的移动端app中去学习?失眠多梦的治疗方法——食疗法

想在2015年赚大把的钱,你需要多长些心眼儿!鐜嬬珛鍐涙眰鑱屽繀鑳滃崄鎷?人教版四年级英语上册教案全册失眠多梦的治疗方法——食疗法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金庸小说女子人物评论



金庸小说人物评论之周芷若



看初版《倚天屠龙记》,开头很喜欢周芷若,她出身高贵而又身负着血海深仇,人又美 丽而温婉,又好心肠又温柔熨贴,在汉水舟中喂重伤的小张无忌吃饭,像长姊那么亲切,使 人感到这对小人儿之间早有缘分。

不料看下去大失所望,张无忌爱上霸气十足的赵敏,而周芷若居然变了阴毒奸人,很不 是味道,对周芷若的变化尤其不能接受,老是觉得其实是金庸中途变卦,为了使张元忌的移 情别恋为读者接受,不惜教二女忠奸对调。

在新版,金庸似乎作出了许多修订,使全书能够首尾贯彻,一方面减弱了周芷若与张无 忌之间的渊源,包括把她的身分改写船家贫女,又加了许多伏笔,使她转变的过程较有踪迹 可寻,另方面又加强赵敏的可爱及她为张无忌所受的屈苦,使她更能得到读者同情,使人觉 得她和张无忌的结合是适当结局。

初版的细节有许多已记忆模糊,但新版的故事似乎着重强调周芷若本来是个良善女子, 在师父灭绝师太难违的命令之下才被逼行恶,最后变成罪孽深重的坏人;她的恶行非出自 愿,所以值得同情,至少殊堪怜悯。

我觉得这个说法很难接受,首先,周芷若的个性似乎并非一味无限度柔弱顺从,灭绝师 太选择传她掌门人的铁指环,是看中她的坚强和机智,把她一切作为推在毒誓、师命之上, 不但过分强调她的柔弱,与她有主见。有谋略的个性矛盾,而且一人做事一人当,不是一句 “非出自愿”便推委得掉的。

不过,合不合情理也好,最后渐渐变成邪恶阴毒的周芷若却写得十分突出,婚礼中赵敏 突然出现,张无忌不顾一切随她而去,周芷若怒碎珠冠、撕破大红喜服腾空而去,简直像 《画皮》的妖魔现身,而争夺谢逊一段,她施展长鞭和九阴白骨爪,又阴风阵阵,鬼魅味道 令人想起梅超风。周芷若是个精神极度困扰的女子。 

金庸小说人物评论之李莫愁   




“赤练仙子”李莫愁最令人难忘的是她的“主题曲”: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 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万 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透过李莫愁,《神雕侠侣》使元好问这首《迈陂塘》,传 遍今日民间,可能起初连金庸自己也预料不到。可能他原意不过是塑造一个美若天仙、毒如 蛇蝎的女魔头,用轻柔凄婉的词句,衬托出她的血淋淋武功,使她更加可怕。这首词的流传 是意外收获了。 

问世间,情是何物;问李莫愁,她未必答得出,她所以常歌此词,是因为她自以为一生 为“情”所役。她热恋的人娶了别人,她既哀且愤,誓要报仇,杀这横刀夺爱之人的全家。 “情”之为李莫愁,简单地说,就是占有。 

《神雕侠侣》既是写“情”之作,最先轻歌出场的李莫愁便是点题。但金庸显然不同意 情是占有,他穹杨过与小龙女之间的情、公孙绿萼对杨过之情,甚至郭襄对杨过之爱慕关 注,基本精神都是自我牺牲,甘愿舍弃自己性命成全对方,而不是夺去对方的性命而满足自 己。 

李莫愁这个误会真是殊不美丽。她杀人全家,双手染满鲜血,不见自己的凶残,只为自 己相思无着落而黯然销魂,到最后,终于自己也为“情”所毁。她身中情花毒,难逃一死, 于是自投焚烧着的情花丛中,全身着火,但兀立不动,至死犹歌:问世间,情是何物,读者 虽然难以同情李莫愁的所为,但也不能不被这凄厉场面所感动。 

“赤练仙子”其实最是无情,看她怎样冷血对待自己的忠心弟子洪凌波便知。然而,金 庸却写了一段关于李莫愁夺了襁褓中的郭襄,意图威胁黄蓉,但竟被小婴儿激发起母性,反 而柔情无限地抚她入睡,以平常用作杀人武器的尘拂为她赶蚊子。大概金庸想说的,人不是 生来凶残的,为情自毁,也可说是李莫愁的悲剧。

金庸小说人物评论之王语嫣   




我第二讨厌的金庸女子是《天龙八部》的王语嫣。这位小姐,在旧版芳名叫“王玉 燕”,而且有一大堆理论注释,意谓名字不必钻牛角尖,比如“玉燕”,乍听甚俗,但细想 之下,形态优美,与这位天仙化人的姑娘非常相配云云。后来不知是否没有达到意想中的 “化俗为清”的效果,新版改为“王语嫣”,由段誉新注:“妙极!妙极!语笑嫣然,和蔼 可亲。”其实两个名字,都不知哪个比哪个更糟糕。 

这位王谢堂前玉燕般的小姐,连名字也这许多堆砌,其他就更不必细说了。她自己爱长 篇大论地发表意见,有薛宝钗小姐的遗风,论其迂腐,则可与段公子分庭抗礼,其实两人是 天造地设的一对。不同之处,是段公子一般出于善心,王小姐则是满肚子学问,不吐不快, 有教无类,总之什么人的武功,也得评论指点一番。这等饶舌,自然讨厌。 

王小姐思慕表哥,就如段誉倾心于她,而她之冷淡段誉,又如慕容复冷淡她。然而段誉 心地仁厚,毫无架子,倾慕之情博得公众同情,王小姐心中除了对表哥迷恋之外,别人生死 她全然无动于衷,因此冷淡段誉引起公愤,受慕容复淡则大快人心了。 

当然,讨厌王语嫣跟喜欢段誉这名谐角颇有关连,但也不全跟段誉有关。她根本就矫扭 做作,动辄拿出大小姐的样儿,但既无风度,亦无原则,利用段誉对她的感情让他代她的心 上人去送死,不可谓不是天性凉薄。一个女子,就算心有所属,不能接受另一个男子的心 意,那也得感激他、尊重他的感情,像王语嫣那样的举止,又岂能不令人反感? 其实想想,金庸也开了这位高贵小姐的玩笑,一时让她芍药烟笼般出场,转眼又让她衣 冠不整地困在草房中;一时让她月光下作清露晓芙,忽然又让她掉下泥浆臭井。她的痴情可 笑多于可怜,是个喜剧角色多于严肃角色,因此虽然讨厌也不顶讨厌只是第二讨厌。

  

金庸小说人物评论之陈园园   



金庸小说美女特多,但怎样才算得是“美”?是否只如西谚所云:“美貌来自看的人的 眼中”?或俗语所说:“情人眼里出西施”?在金庸小说众女之中,若问以谁最美,答案必 然是“陈圆圆”,因为金庸是以“天下第一美人”的角度去写陈圆圆的,看他怎样写陈圆圆 之美,便知在金庸心目中,“美”为何物。 

金庸在两套小说中写过陈圆圆,在《碧血剑》中只是短短一段,在《鹿鼎记》中有颇长 的一场,两处都故意避过具体地描写她的面貌,两处都刻意形容别人看到陈圆圆的反应。 在《碧血剑》中,满殿将领兵卒登时为她着迷,先是目瞪口呆,仿佛被她勾魂摄魄,继 而疯狂,拥前要抱她大腿、呼叫着撕裂自己衣衫,蜂拥而至争着要多看她一眼,总之丑态毕 露、情难自禁,连甚有定力的正人君子袁承志见了她,也“不由得心中一动”。 《鹿鼎记》中的描写更生动,韦小宝一见陈圆圆,“张大了口竟然合不拢来,刹时间目 瞪口呆,手足无措。”陈圆圆一笑请他坐,他“茫然失措,双膝一软,跌坐入椅,手中茶水 溅出,衣襟上登时湿了一大片。” 

金庸的意思很明显,美即使是主观,也是符合大众的主观,而非只一人或“情人”的主 观。美是很原始的一回事,从看到发生生理反应不过是一瞬间。 

但金庸所说还不止此。他没有描写陈圆圆的面貌,却有描写她的声音言语神态。在《碧 血剑》那段里,陈圆圆“莺声呖呖”,“目光流转,每个人和她眼波一触,都如全身浸在暖 洋洋的温水中一般,说不出的舒服受用,”《鹿鼎记》里陈圆圆“嫣然一笑,登时百媚横 生”,说到自己身世,忍不住流泪。 

韦小宝不明她说什么,“但见她微笑时神光离合,愁苦时楚楚动人,不由得满腔都是怜 惜之意,只觉得就算为她粉身碎骨,也是甘之如饴……” 

简言之,魅力生自神态。写香香公主时犹需说她白皙、体有异香,到陈圆圆,什么具体 的形容词也不需要。 

金庸小说人物评论之苗若兰   




《雪山飞狐)故事十分好看,布局紧凑,曲折离奇,全部以倒叙方式从几个人口里说出 来,各人版本不尽相同,不是知道得不完整,就是各有私心隐瞒,令人想起日本电影“罗生 门”。 

不过,《雪山飞狐》的人物却以绝不可爱的居多,只有少数例外,苗若兰就是其中的一 个,这位金面佛苗人凤女儿是个大家闺秀、千金小姐,当然又是美丽绝伦。她不懂武功,但 却柔而不弱,甚有气派。金庸用略带幽默的夸张手法写她,使人在喜欢她之时又觉得她未免 有点可笑。 

先是人未现身已先上来丫头老妈子押着箱柜衣物杂物观赏玩物一大堆,噜噜嗦嗦地解释 小姐要这样、不要那样,在群豪会集、剑拔署张的雪山之巅,简直令人又好气又好笑。 这苗小姐一出手就送人名贵玉马一对,不管气氛怎样紧张,她依然我行我素地按照她大 小姐一套规格行事,内堂拜见伯母、换衣裳、喝茶,丫头送上锦缎套子小手炉,点上香,她 还要挑剔点的是素馨还是檀香、放在她身旁还是窗下,难怪众人皆讶异苗人凤一代大侠,怎 么把女儿娇纵得这般模样。 

要是苗若兰只是娇纵的大小姐,那么也当不起金面佛女儿这个身分了,她最突出的气质 是镇静自若,处变不惊,纤纤弱质,强敌将临也毫不畏惧。“雪山飞狐”出现,群“豪”跑 的跑、躲的躲,苗小姐却悠然待客,还抚琴助酒,典雅不凡,充分表露她所受的教养。胡斐 大概自《飞狐外传》之后,潜心文艺修养,苗小姐与他琴曲对答。情愫暗生,情景动人。 结局就近乎胡闹了,这么尊贵的小姐,居然让人点了穴道,脱掉外衣,只穿内衣蜷缩在 锦被之内,后来还这样衣冠不整地跑到崖上看情郎与父亲较量,好像只披着一件男子的长 衫,真是不雅观之至。 

《雪山飞狐》结局悬疑,据说多年来不少人追问金庸究竟胡斐、苗人凤谁胜谁败,我才 不关心,我心焦的是,后来苗小姐几时才找到端正服装换上? 
兰月清风2004-1-21, 19:57 PM 
金庸小说人物评论之李沅芷 
霍青桐、林朝英等女强人感情上终不如意,但不是所有女子都拿坚持不肯接受她们的男 人没法的,李沅芷便很有办法。 

金庸小说人物评论之郭芙   




同是鲁莽憨直的姑娘,郭芙却比周绮品格差得多了,周绮到底没有闯过什么大祸,而且 只是言语不够客气,行为总是出于善意的,但郭芙却是骄傲而自大任性,恃着父母威望到处 教训人,结果连连闯祸,砍断了杨过的手臂,以毒针射得小龙女重伤,令他们夫妻受苦受 难,分离十六年,崇拜这对璧人的读者,自然把郭芙恨之入骨。 

金庸这样写郭靖黄蓉的女儿,初看似乎有意令人失望,但细想之下,其实既是大胆创 作,又是合情合理,郭芙生就黄蓉的娇美外貌,却承继了郭靖的混沌脑筋,而且郭靖虽然呆 笨,但个性优点很多,由母亲师父们教导成一个诚实正直坚忍而有侠义心肠的人,可是郭芙 没有这个运气,她不幸生在优裕的环境之中,自幼尊贵,一早便被宠坏,所以除了混沌鲁莽 之外还要加上自大任性,真是一塌糊涂。 

一般人心目中,忠良之后一定是忠良、天才之后也必然得天独厚的了,其实不然,以黄 蓉的任性护短,自然不会好好管束宝贝女儿,而郭靖主张严加管束,却又一味严厉而毫无方 法,一紧一松,这对可爱可敬的夫妻便养了个全无管教的女儿。金庸笔下的郭芙是合情合 理。 

但郭芙也有她的悲剧意味。首先,她个性的形成,并不全是她的错;其次,虽然莽撞闯 祸是她的错,但她所闯的祸之巨大,又远远超出比例,也可说是她的不幸。要是她持的不刚 巧是削铁如泥的淑女剑,或杨过并非中毒,她这一剑的后果便不可能那么严重。要是小龙女 不是已经中毒,躲在石棺内疗伤至紧张关头,郭芙乱发的飞针也不致令她毒入腑肺,金庸让 郭芙一个人连闯两次祸,分别害了杨过小龙女两人,一定是别有深意的。 

郭芙与杨过自幼一起,郭芙秀丽无伦,杨过俊俏精灵,多情的读者,开始时未免以为他 们会万为青梅竹马的一对,或像郭靖那样,希望上一代的憾事,在下一代得到弥补,奈何这 两人一碰面就是冤家,一直愈闹愈成敌对,姻缘终于无望。金庸把郭芙写成这样莽撞,大概 也是为了使故事有这个特别的结局吧?

金庸小说人物评论之李沅芷






李沅芷是千金小姐,父亲做大官,她是独生女儿,又聪明又美丽,善解人意,当然要风 得风,要雨得雨,别人不怕她也要让着她,不然见她这样的人居然低声下气请求,也就十分 顺气,乐得答应了。再不然,她那么懂得讨人欢喜,她缠着要什么事物,不答应她也不成, 例如陆菲青,本来埋名隐姓,教馆以避仇家,被李沅芷磨着要他传授武功,终于也收她做徒 弟。 

当然,像李沅芷那种女子,你让她得到她所要的,她一定对你很好很好,使你觉得十分 值得,只是在你不能使她如意,她才会让你看到她冷峻的贵人面目。 李沅芷看中了余鱼同,但余鱼同一来心有所属,二来自己也是心高气傲的少爷,所以对 李小姐毫不买帐,由得她“不辞万里苦随君。”开到口求他,他也只管作他的“伤心人” 去,只是置若罔闻。不过,李沅芷习惯了要什么有什么,又岂会罢手,悄然引退?她去请救 兵。 

救兵是维吾尔族的奇人阿凡提。李沅芷见他机智多谋,灵机一触,便用计谋赢了与他的 比赛,强他指点怎样可以使余鱼同对自己政变态度。这一着证明是使得,“胡萝卜与棒子” 妙策之下。果然使金笛秀才一步步趋向拜天地的礼堂。当然,这也不是阿凡提一人之力,也 要有李沅芷那么玲珑剔透的心思,才能即时领悟,有效地付诸实行。 

读者幸勿误会,我不是说李沅芷是坏人,她其实十分活泼可爱,和她相处,一定乐趣甚 多,她的古灵精怪念头行为,必然带来不少欢乐,她对人一般很亲热,所以霍青桐也很喜欢 她,而且她又好抱打不平,把人家的事挂在心上,知道朋友有危险,老远急急跑去通知,等 等等等,只不过幸运之神太宠眷她大小姐,别的女子看了,未免酸溜溜的感到不忿。 
  

金庸小说人物评论之长平公主   


长平公主在《碧血剑)出现过,后来又在《鹿鼎记》再出现。 

在《碧血剑》星的长平给人最强烈的印象是长得相貌极美及气质高贵。照说,故事的女 主角必然是全书最美的女子,但《碧血剑》中最美的却不是温青青,而是化名阿九随师父青 竹帮头子程青竹劫镖的长平,连男主角袁承志都是这样想,虽然他不敢说出来。劫镖那次, 长平作乡下姑娘打扮,已掩不住高华气度,第二次碰到袁承志时却是在京城外打猎途中,那 时耳垂明珠,襟镶宝石,又带着一干随从,颐指气使,更是气派非凡。 

只道袁承志会迷恋上公主,谁料公主迷上袁承志,三更半夜在寝殿里画他的肖像放在床 前,袁承志夜探宫禁被发现行踪,错有错着闯入公主寝殿,于是既识破“阿九”身分,又洞 悉她的少女情怀。后来城破之日,崇帧欲剑杀长平,砍断她一臂之后,便为袁承志所救去。 最后,她削发为尼,由何铁手护送至华山,金庸写她“眉目如画、容色憔悴”,全身裹在一 袭白狐裘之中,头上也戴着白狐皮帽子,虽然未免与出家人身分不符,但有力地保持了她的 华贵形象,虽然表面浮浅,但十分有效。 

长平在《碧血剑》是十三四岁(不止吧?--东方剑),在《鹿鼎记》以白衣尼九难角色再 现时己是三十多岁,侬然清丽高贵,但这次的高贵比较含蓄,一身白衣纤尘不染,落寞不 群,说话不多,但自有威严,连韦小宝也不敢在她跟前造次。 

金庸用间接手法写多于直接写,透过别人对她的反应显出她的气派,例如韦小宝伴着她 夜访宫禁,重逢旧时宫女陶红英便是。陶姑姑的激动、尊敬与忠心,充分衬托出九难的身 分。 

她愈说“我早不是公主了”,就愈使人感到她一直都是公主。 最传神是韦小宝一路上用尽小太监本领服侍她吃饭,她虽从不说饭菜好坏,但菜好她便 多吃几箸,不好少吃几箸。 

长平初现是以“美”托出高贵,重现时既已亡国,托出高贵便用“愁”了。金庸善于利 用历史写人物,《碧血剑》初版还未见功力,到了再版,历史味道就几乎太浓了。

金庸小说人物评论之韩小莹   



《射雕英雄传》的读者,大概不会很注重江南七怪之一的韩小莹,因为全书没有哪个情 节是以她为中心的,但是从各处收集的点滴汇成的韩小莹肖像,显示的是一个可亲可爱可敬 的女子。 

她在江南七怪中年纪最小,与其他六怪是自童年玩伴开始的交情至她十七八岁上,七怪 因与丘处机有约。到处寻访郭靖,一直找到蒙古大漠,找到之后,又花上近十年功夫教他武 功。 

十八年这样就过去了。韩小莹由大眼睛的苗条少女变作中年女子,终于以自刎在桃花岛 黄蓉母亲的墓室之中收场,一生人没有恋爱过,也没有经过结婚生子,五怪张阿生生前暗恋 她,荒山夜战黑风双煞,张阿生惨死,他死前韩小莹哭着要嫁给他,结果终生便为他独身。 她其实比李萍更像是郭靖的母亲,她教他武功,一心要教育他成材,无奈郭靖资质迟 钝,教他剑招,他学来学去都学不到,她想起自己兄弟七人在漠北苦寒之地辛苦多年,张阿 生葬身异域,竟然只教得这样一个蠢材,不由得又是心头火起,又是气得伤心落泪。后来郭 靖得马钰指点,大有进步,她又怀疑他不知暗中结交了什么坏人,直到发现是马钰,她又是 欣喜,又是怜惜郭靖错被师父怪责,这种种心情反应,都是典型的教子成材心切的慈母反 应,或者,更像寡母教子的心情。 

郭靖到了江南,结识了黄蓉,拒绝娶华筝公主,江南六怪盘问他黄蓉是谁,发现是东邪 黄药师的女儿,韩小莹一时“茫然无言”,因为七怪与黑风双煞有血海深仇,而黄蓉是他们 的师妹。但郭靖说到他与黄蓉虽然没有说过一定非卿不娶、非君不嫁,但是“两个心里都知 道的”,韩小莹便想起自己和张阿生,一直不敢互相表示情意,以致错过了幸福,对郭靖便 不忍责备。 

韩小莹一生辛劳,到头来也得不着几天安乐,实在太像大多人的母亲,她的平庸淡泊, 使人感到又 可怜又可叹。



世界可以看清,不可以看透;人生可以看懂,不可以看穿;人情要琢磨,但不可以揭破。看待世界、人生、人情,要像看美人一样。要观察,但不要解剖。世界、人生、人情三样,都经不起解剖。仿佛美人解剖了,脂肪赘肉骨架而已,胃里有食物残渣,消化系统末端有粪便。一样琐碎、血淋林、赤裸裸,臭哄哄。美与丑,只在自己的选择之间。 当你得意时,留点空间给思考,莫让得意冲昏头脑。

很多父母可能都不知道:孩子的心很脆弱,孩子的心是玻璃做的,很容易碎的。所有的孩子都对父母有一个理想的期待,期待被呵护、被接纳。母亲节过后,一位新个案小玉来找我咨询。她会找到我是因为看过我写的一篇关于不完美母亲的文章。她很有共鸣,同时也被里面的故事给震撼到,因为她也有一个不完美的母亲。第一次晤谈里,她跟我说了许多故事,关于她从小被母亲忽略、打骂、羞辱等精神虐待的故事。回顾伤心往事,让她很伤心,边说边



不存在相应的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