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周恩来致毛泽东的信可以看出,他从几十年的艰苦卓绝的中国革命磨练中,认定毛泽东是一位最有远见、最有战略本领的超级领导大师。因而,他把毛泽东的身体健康看成了中国走向成功、强盛、幸福的宝贵财富。字里行间,充满对毛泽东的崇拜,这与军事天才林彪说“毛主席一句顶一万句”、红军高级指挥员顾作霖高呼“我愿用我的生命来换回毛泽东的路线”、陈毅说“毛泽东我是望尘莫及”、刘伯承说“我自己的一生,如果有一点点成就,那是党和毛主席的领导所给我的。我愿意在党的领导下,做毛主席的小学生”,是一脉相承的真心佩服。

 

    毛泽东用他天才般的智慧、胆略、创造和总是从最弱势中将党和军队带向成功,首先征服了他身边的所有英雄好汉,包括周恩来、林彪、刘伯承、陈毅、朱德、彭德怀、贺龙等等,并首先令他们发自内心深处的崇拜。比起我们今天对毛泽东的崇拜来说,他们更有切身经历和感受。所以奉劝那些动不动说反对个人崇拜并把人们发自内心深处对毛泽东的崇拜说成是盲目崇拜和愚忠、愚昧的蚍蜉们,不要再自作聪明,反对或嘲笑什么“个人崇拜”,螳臂当车,徒劳无益。因为毛泽东的人格魅力无穷无尽地存在于神州大地,人们有崇拜和不崇拜的内心自由和权利。强迫不行,反对更无用。

 

    只要有人类存在,就有个人崇拜存在,它是一种天经地义的社会现象,谁也改变或消灭不了。上世纪六十年代,日本青年被红色中国所感染,掀起了一轮又轮经色高潮。在游行中,他们常常将毛泽东的画像高高举起,并把毛泽东的语录用鲜血写在横幅上,而他们则在横幅和画像下,表情庄严地前进着。直至1979年,中国开始了改革开放,日本左翼的外部精神源泉彻底断绝,许多左翼青年在绝望中自杀,左翼运动由此走入了低谷。